野象群连夜辗转两地去了哪?离队11天的小公象归队了吗?最新跟踪→

自从6月8日晚进入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的地界后,野象群前进速度明显放缓。昨天(15日)凌晨2点半,象群比平日更早地结束了山下的觅食,但它们没有原路返回,而是穿过马路向反方向移动,这也让监测人员一下警觉起来。

野象群吃吃睡睡 连夜辗转两地

象群从南山村吃完夜宵后,并没有返回南山,而是连夜转场,迂回着跨过乡道、蹚过河谷、沿着山脊、爬坡过坎,再从山脊沿着陡峭的山坡下山。

跋涉5个多小时,行进了约6公里后,早晨,象群到达南山西北方向的甸末山休息。一夜急行军,象群纷纷倒地休息,监测人员拍到一组有趣的画面。

玉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无人机监测团队 李仁培: 两头象在那里嬉戏,我们正拍着,其中一只大象就一屁股就躺下去了,就是感觉很困很乏的那种情况,顺势就倒在树下面的山坡上,躺下去就睡着。小象就绕到大象屁股那个位置靠着,发现它不停地在用身子去蹭,大象用后面那只腿蹬了小象一下。

然后小象还是没有停,它继续在那里蹭,好像说赶紧起来跟我玩的感觉,大概就是前后3-4分钟的时间,大象被蹭得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了,就试着摇了几下身子,翻身起来,最后过了一分钟左右,起身带着小象往树林里面走进去了。

15日傍晚,象群又从甸末山建大村附近往回折返,朝南山村方向移动,监测人员也连续接力转场回到南山村。

据云南北移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消息,6月14日18时至6月15日18时,象群向西北方向迂回迁移9公里,移动直线距离1.3公里。

独象离群10天,位于象群东偏北方向,与象群直线距离19.1公里,持续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林地内活动。目前,15头象均在监测范围内。

独象离群11天状态良好 归队意图不明显

独自出走的那头小公象,到今天,它已经单独生活11天了,持续在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林地内活动。

这只小公象边走边吃,体型已经不小了,长得很壮实。专家表示,野象群和独象依然能保持交流,野象群行动放缓,除当地食物较为充足外,也有可能在等独象归队,但目前监测结果显示,独象归队意图不太明显。

曾经被救助的小象“ 羊妞” 已经六岁啦

在云南,对大象的关注和保护由来已久。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专门负责救助遇到意外的野生大象,如今已经六岁的小象“羊妞”就是其中一头。

现在的“羊妞”生活在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,经过一套严格的消毒程序记者见到了羊妞。

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工作人员 熊朝永 :为什么叫“羊妞”,就是因为它15年属羊,羊年出生,羊年救助,而且我们当地有一个说法就是名字越土就越容易养活。

现在的“羊妞”活泼好动,健康茁壮。但是六年前,刚满一周的它奄奄一息,在村民家的柴房里被发现了。

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工作人员 熊朝永 :脐带感染导致腹腔大面积溃烂,还有心衰等症状。老百姓给我们介绍,头天晚上他们听到村子旁边有很大的动静,有各种叫声。象群是有目的的,就是专门带到村庄旁边,然后把它遗弃,小象就跑到了老百姓家中,也就是说象群是来寻求人类帮助,把它的希望寄托给我们人类。

这是2015年,羊妞被救助时的画面,当时的它身体很虚弱,颤颤巍巍。村民们给它喂水、喂牛奶,可是它还不太会使用自己的鼻子,奶瓶也不太好使,只能用水管给它喂些水。好心的村民们想帮助它,根本无从下手。

村民 :村民给它拿香蕉吃,它又不吃,后来拿我儿子的牛奶喂它。

等专业医生赶到现场的时候,羊妞已经相当虚弱了,简单处理伤口之后,工作人员就把它抱上车,为它垫上棉被,送到了亚洲象救助中心,路上行程100多公里,它休克了三次。长时间的精心照料,羊妞终于闯过了鬼门关。

在救助中心,像羊妞一样的大象还有很多,这头象叫小强。

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工作人员 熊朝永 :救助它的时候,它只有八个月左右大,它一直很努力试图想要融入到这个家族里面去,但是这个家族并没有任何要接纳它的意思,还不停攻击它,我们在对它进行一星期观察之后,发现它粪便有寄生虫,非常消瘦,肋骨都可以看到一根一根,果断对它实施救助。

这个成立于2008年的救助中心,先后救助大象24头,一些大象在短暂救助后,恢复健康,立即就可以返回大自然,但是还有些大象需要长期救助,在它们身体逐渐康复之后,训练它们回到大自然成了救助中心新的工作。

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工作人员 熊朝永 :救助这些大象的最终的目的,就是要让它们回归自然,当然现在我们每天在做很多的适应性的生存训练,不能因为人工的救助,让它们丧失了野外生存的能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